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每次讲到这些朱珠就像穿越到了1964年 攀枝花

作者:YWYF 发布时间:2020-09-01 06:43

封面新闻记者 李媛莉 李强

攀枝花中国三线建设博物馆内场景 王东摄

在昆明手术后亓伟把妻儿带到了攀枝花他的目的明确“让子孙子女扎根宝鼎建设攀枝花”。1972年3月26日亓伟走了他被如愿葬在宝鼎山之巅日日夜夜守望这座都会。

这里是攀枝花中国三线建设博物馆。老者眼前6组照片装着攀枝花的50年——1965年到2015年每隔10年一次定格记载金沙江畔的这片土地从荒芜萧索到高楼林立。半个世纪的跨越好像眨眼之间。

“1965年这张算不得最初的样子。”老者对博物馆解说员朱珠说回忆的匣子打开他的眼角隐隐抽动“1964年我们到这里时啊只有荒草盖过人头顶的荒草。”

矿产资源富集的攀枝花成为“三线建设”的主战场之一肩负起国家使命扬帆起航。1965年2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建立攀枝花特区。

1992年从重庆大学结业时陶功明站上了人生的十字路口要不要到攀钢就业难住了他“之前没听说过攀枝花有同学劝我千万别来说条件很差。”拿不定主意的陶功明甚至给时任攀钢团体董事长赵忠玉写了封信赵忠玉回复接待他亲自来体会。

如果说是耳畔时常想起的革命歌曲随处可见的社会主义建设口号为攀枝花早期的建设者注入了无尽的激情。那么三线文化孕育的英雄精神则是薪火相传的内生动力。对此攀钢团体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轨梁厂首席工程师、高级工程师陶功明深以为然。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